明枪好躲,按键难防,一不小心泪两行

来源:一博自媒体 时间:2019-10-21 类别:微信自媒体
作者:王辉东   一博科技高速先生团队队员

时光荏苒,岁月如梭,走了春,过了夏,转眼间,已是秋天。


这是一个晴朗的星期天,难得有一丝清闲,听说市内最近有一个怀旧民俗展,赵理工和林如烟相约去参观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展馆内的人很多,但是很安静,大家都在静静的看着过去的一些老物件,或驻足思考,或漫步前行。都是满满的回忆,都是过往的记忆, 怀旧是回忆的影子和附体。 日月既往,不可复追,过去的时光再不可能拥有,只有回忆能印证生命的痕迹,是这些美好的记忆丰满了每个人的梦,充实了每个人的人生。

突然,赵理工看到了一个东西,他愣了一下,感觉自己的内心好似突然被一击闷锤击中,然后感觉鼻子一酸,眼中有眼泪在打转转……

他停下了脚步,静静的看着,看着眼前的那个老式手电筒,思绪一下子飞到遥远的从前……
那是他小时候,父母外出打工,他成了留守儿童和爷爷奶奶住在一起。记得那是一个夏天的夜晚,没有空调和风扇,他和奶奶躺在自家的竹床上,爷爷单独一床睡在不远处的牛旁边,他玩着一个老式的手电筒,不时的照照自己的脸,做个鬼脸。奶奶给他摇着小蒲扇,哼着小曲,哄他入眠,一切都是那么的祥和安静……

午夜时分,睡梦中的他突然听到奶奶在说着什么……

他迷迷糊糊的睁开眼,看到奶奶的一只手垂在床下面,闭着眼睛,满脸的痛苦,嘴里喃喃自语“不要绑我,不要绑我”

赵理工喊了一声奶奶,见奶奶没有答应。他转身打开了床头的手电筒,照了一下奶奶,只见奶奶垂在床下面的手上,赫然有一条菜花蛇缠在上面,他激灵灵打了个冷战,头发唰的一下子就坚了起来,啊的一声嚎叫,撕心裂肺……

他想关掉手电筒,可是他手抖的不听使唤,按了三次按键都没有反应。他吓得赶紧把手电筒扔在地上,电筒在地上滴溜溜的转了三圈,照在奶奶的手上,菜花蛇还在蠕动。他爷爷忽的一声惊坐起来,赶紧向他这边跑,突然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,扑通摔倒在地上,他奶奶也惊得睁开双眼,只是扭头向地上一看,呃得一声背过气,晕了过去……

于是狗叫了,羊咩了,鸡子也开始咯咯了,左邻右舍灯亮了,门响了,大家都跑来了……奶奶连夜被送进了医院,爷爷也摔得腰间盘突出重犯。

后来奶奶由于惊吓过度,成了重度偏瘫,不久便撒手人寰,爷爷也时常唉声叹气,苦泪相伴…….

赵理工的父母回来了,带着爷爷和他离开了家乡,离开了这个伤心的地方。

多少次午夜梦回,赵理工都泪湿枕畔,他一直在想奶奶,想着如果当时电筒按键不失灵,他把它关掉,奶奶也许就没有看到菜花蛇,也许……

一切都不可能回去了,奶奶不在了,他暗暗发誓,要好好学习,将来要做一个电子工程师,设计出更智能的东西,来告慰奶奶的在天之灵。

正在不远处观看的林如烟,扭头看到赵理工痴痴发呆的样子,以为他在想着什么不好的东西,脸一红,扭身回到赵理工身边,用自己的小手在赵理工在眼前来回的晃动,赵理工一下子从回忆中回到了现实,赵理工抹了一把脸,一声不吭拉起林如烟,走出了展馆……

回去的路上,赵理工给林如烟讲了这个事情,害得林如烟,眼圈一红,一把拉起赵理工说道:“走,回去加班。”

第二天赵理工来到了办公室,看到大师兄一脸凝重的坐在电脑边,盯着电脑屏幕,沉默不言。

“理工,如烟,你们一起过来看看客户的这个按键设计是否有问题。”

只见电脑的屏幕上有一个已经做好的线路板图片。还是一个四拼板。
“客户自己设计制板,,在我们公司的焊接厂焊接装配,你们看下设计是否有异常,重点是按键位置。“

赵理工眯起了眼,林如烟瞪大了眼。

看了半天,赵理工摇头,林如烟也摇头……

“那咱们去测试车间,去看下测试情况就知道了。”

测试车间内,焊接好的板子,在做功能测试。

上电,测试机里面会输出一段音乐。

“如烟,你来带上耳机,测试下。“

林如烟,赶紧带上耳机。

里面的音乐响起。

“正常呀,大师兄,有声音。”

“你按下停止键。“

啪,林如烟,按了一下开关,啪,又按了一下,音乐依旧没有停下来。

“怎么回事,大师兄,关不掉声音。”林如烟的脸上写满了疑惑。

“我们PCB的按键封装常规是怎么设计的.”大师兄问道。


“按键位正常是要开通窗的,中间不印绿油的。”


下面为常规的按键设计:

“是的,我们常规是要这样的,但是在开通窗的同时,我们还要注意一些细节的地方。你们看客户这个按键位的设计,中间走了根线与外面的网络连通。如果走线部分也一起开了通窗。会有什么问题产生。”

“按键,按键,按下去是通,弹起来是关,如果弹起来不关,那就是伤感。现在客户的这个封装设计,贴上按键后,按下去也是通,弹起来也是通。走线亮铜,内外导通,按键功能失灵。”

“啊…….”

林如烟和赵理工同时惊醒。

“按键关不掉,板子不就报废了吗。”林如烟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,望着大师兄。

“不会的,这个需要客户去工厂返工。”

“返工,怎么返工”

“这次是测试打样,让客户的工厂在走线位置再重新涂上一次阻焊油墨,不就可以了,但是量产可就没有这么幸运了,工作量太大了。”大师兄一边说一边拿起了耳机。

“理工,你也来听听音乐加深下记忆,增加点经验。”

赵理工带上了耳机,里面正在播放着一首歌。

“菊花残,满地伤,你的笑容已泛黄。花落人断肠,我心事……”


上一篇:你看到的阻抗是真的吗?下一篇:见过绕线的,还真没见过绕得那么有创意的!

文章标签

案例分享 Cadence等长差分层叠设计串扰 串行 DDR | DDR3DFM 电阻电源Fly ByEMC反射高速板材 HDIIPC-D-356APCB设计误区PCB设计技巧 SERDES与CDR S参数 时序射频 拓扑和端接 微带线 信号传输 Allegro 17.2 小工具 阻抗


线路板生产

热门文章

典型案例